【梅薩】2013.1.28
  愚昧的領主啊,這世界早已充滿不安與恐懼,為什麼還不快發現呢?
  父親是島上地位最大的領主,母親是曾在沙場上闖蕩出「女傑」名號的勇士,身為他們的兒子,薩爾卡多過著安然而閒適的日子,再過不久,他就要以世襲制接手父親的位子,成為下一任擁有無上權力的領主。

  然而年僅十七的他,不懂得握有權力後將會隨之而來的是龐大的壓力,及足以令人無法喘息的責任。
  

  還天真以為未來明媚璀璨嗎?
  躲在暗處默默觀察著一切發生的男人恥笑。

  「就讓我看看未來的你會如何苟且偷生吧。」


  那天是薩爾卡多正式成為領主的日子,父親為他辦了場舞會,邀請所有有權有勢的名門貴族參加。

  第二大莊園主梅倫不吝請到了舞會會場。看來只是個衣著得體的紳士,事實上他卻準備在待會天衣無縫的計畫中表演一場魔術。
  

  把舞會主角變不見的魔術。


  「謝謝各位貴賓百忙中前來參加小犬的舞會,今天他將接下我的位子,成為莊園主,還請多指教。」

  薩爾卡多的父親沉厚的聲音在會場迴盪,語畢,他在一陣如雷的掌聲下下了台。

  接著就是薩爾卡多上台致詞的時候了。

  他踏著有些躊躇的步伐,緩慢地走上階梯,才要到台上,會場的燈全熄了,台下傳來惶恐的尖叫哭喊,薩爾卡多緊張地杵在原地,不敢再走一步。

  「保護薩爾卡多!」

  他聽見父親的高喊,和緊接著整齊劃一的踏步聲。

  一雙手碰到了他的肩頭,他有些安心地靠上那人的胸膛。
  是護衛隊吧,他想。
  而後隨那人的意讓他橫抱起,兩人匆匆離開舞會。



  「為什麼矇住我的眼睛?」

  雙眼被黑色布條遮蔽,他什麼也看不見,東抓西扯地捉住了個帽子,形狀有些像紳士帽。

  「我以為領主都該很聰明,看來不盡然啊。」

  從未聽過的嗓音讓薩爾卡多心驚,就算是護衛隊他也牢記總是代表發言的人的聲音,但這明顯不是代表人敦厚老實的聲音,更不像他會說的話。

  對方推著薩爾卡多坐上木椅,站在他身後笑著拿出了繩索,溫柔地捆了起來。

  「你是誰?」薩爾卡多警戒地問,被綑綁在背後的手不安分地動著,擦破了麻繩緊束的皮膚。

  「勸你別亂動。」對方朝桌面跳去,一躍而上,他綻開手臂,高喊,「我是魔術師,我是梅倫,我是這島上第二大的莊園主!」

  「你──」薩爾卡多咬著下唇,不甘心自己怎會如此愚蠢,居然自願跟著他逃離會場,更糟的是,他手搭在自己肩上時,自己還主動靠在他胸前自投羅網。

  「我不會搶你最大莊園主的地位,我會輔佐你,跟在你身邊,安分的當個第二大莊園主。」梅倫邊說邊微微彎起嘴角,「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偉大的領主。」

  「……什麼?」

  梅倫湊了過去,舔了舔薩爾卡多慌得發白的唇瓣,跨坐到他腿上,親吻他被矇著布條的眼,「今後晚上都讓我陪睡服侍。」

  「陪……」

  「沒錯,陪睡哦。」梅倫輕柔地褪去薩爾卡多蔽體的衣物,含住了他胸前粉嫩的敏感點,「直到永遠。」


  直到你苟且偷生、崩潰地死亡。




題目:中古西歐(提供:慎冬)、愚昧的、跳躍(提供:芽仞)
CP:梅薩


[2013/01/28 16:21] | 三題 | 留言:(0) | page top↑
<<【青黃】2013.2.8 | 主頁 | 【強暴組】2013/1/24>>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