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RI ON ICE 【勇維】X 溫柔的海(SEA OF TENDERNESS)


※ R18注意

※ 雖然是情人節賀文,但時間設定上不是2/14情人節XD(因為緬梔花花期是3到9月)






  從未完全關上的窗戶傳進房內,充斥海浪一波一波打上岸的聲音。遠方船隻響起笛鳴,響徹雲霄的音波像成群結隊、肉眼不可見的小精靈光速橫越、飛過海面,泛起比海浪更小的水波,接著立刻被大浪吞噬。偶而行經的腳踏車鈴響清脆悅耳,這附近沒有汽車、沒有都市裡那些平日耳邊不休的噪音。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退路了。


  勝生勇利體力很好這點,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心裡一直都十分清楚,也以此作為勝生勇利的必殺武器運用在節目編排上過。但是體力好這點在性事上,維克托突然之間,感到有些不安。

  ──也就是說,或許要做很久、做很多次才有辦法讓勇利滿足的意思吧……?
  「有點可怕呢,勇利。」
  維克托沒來由地說道。


  他們正在用餐。晚間的走廊傳來隔壁房阿姨們談天經過的聲音,聊著這陣子老公又偷跑去打小鋼珠結果賠了錢的事,接著周遭又回復一片靜謐。

  房間隔音似乎不是很好。他們這才注意到。

  這次旅行,勝生勇利為了交通及金錢著想,安排了一天住在民宿,方便隔天的行程。大概是民宿老闆認為沒有必要,便沒有在隔音方面下功夫。

  「維克托,你剛剛說什麼有點可怕?」

  勝生勇利好奇地問道,邊吃著外帶回來的咖哩飯,念念有詞說著咖哩飯還是要現場吃比較好。

  「我剛剛是想說隔音不太好,有點可怕呢。」維克托煞有其事地回答。想著或許勇利不會發現這之間的不可能性,能蒙混過去就好。畢竟還沒想到該如何解釋那句不自覺脫口而出的話,只可惜勝生勇利這時腦袋很清醒,沒有上當。

  他露出困惑的表情,把最後一口咖哩飯吞掉,「維克托……你是在阿姨走過去之前說的吧?」

  「啊哈哈──我也忘記為什麼這麼說了,應該是不重要吧?勇利,別在意別在意──」

  勝生勇利雖然依舊感到奇怪,既然維克托已經忘掉,那再追問下去也沒什麼意義,他提議休息一下後到海邊散散步再回到民宿睡覺。這間民宿的賣點是離海邊非常近,只要越過一條鄉間隨處可見的小路便是。

  離海邊最近的那條步道上,種滿會開花的樹,有些昏暗的燈光下,勉強看得見那些樹路是嫩白花瓣上有些許鮮黃色的緬梔花。由下打上來的燈光呈現柔和的橘黃色,讓整條步道溫暖起來。

  他們走著,吹著夜晚微涼的海風,有些黏膩的空氣夾帶海味撲鼻。向遠離光源的那方前行,來到格外寂靜的沙灘上,耳邊只剩浪潮推進的聲音,以及身旁那人一面輕笑一面讚嘆的動聽嗓音。在除了他們倆以外沒有其他人影的海邊,海浪拍打,掀起色調暗沉的浪花,海浪聲迴盪、迴盪,彷彿整個世界沉浸之中,整個人浸泡在那片虛無汪洋卻不會弄濕身子,被暖呼呼的柔情環抱。

  勝生勇利環抱著維克托。

  誒?

  原來勝生勇利就是讓他浸泡著卻不會溼身著涼的溫暖海水。



  勝生勇利緊抱維克托,在一切開始之前鎖上房門。雖然明白隔音差或許無論如何外頭還是會察覺他們正在辦事,至少、不要有人闖進來打擾。接著,維克托腦中再次浮現前些時間想到的那句話。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退路了。

  其實對於勇利在做愛時總會轉變成與平常隨和個性截然不同的強勢態度相當醉心的維克托來說,做愛當然是讓人興奮不已的事,所謂沒有退路,是指勇利的體力很好這點大概會讓明天所有行程泡湯吧?或許明天他會沒有辦法行動也說不定。

  勇利從背後抱著維克托,吻著他的脖頸,海風中的鹽分因黏膩留在肌膚上,有點鹹,但勇利很喜歡,混著維克托散發的淡淡香氣,彷若變成上頭撒鹽的奇特甜點,或許是類似杯子蛋糕上撒著晶瑩嫩粉的玫瑰鹽那般滋味。

  他沒有褪去維克托的襯衫,只是稍微扯開,落下零星輕吻,隔著衣料輕撫乳頭,動作甜蜜纏綿,很快隨之挺立的乳尖變得更加敏感。維克托發出悶哼,低沉動人,足以深刻魅惑勇利。他加快了磨擦乳頭的動作,另一手向下替維克托脹大發熱的分身來回撫弄,所有感覺都太過強烈,超出所能夠承受的容量溢了出來,維克托就快站不住,軟了腳,被勇利帶到床邊。

  「我喜歡有點粗暴的勇利。」維克托呼著紊亂的氣息,硬是吐出情話。

  維克托果然很擅長這些,擅長讓人喜歡自己、擅長讓人開心,這並非壞事,讓對方感到愉悅對雙方都有益。只是勇利擔心這麼一來任誰都會被他所吸引。他向來對自己沒自信,自卑感更令他不安。所有思緒混雜在一塊,變成密密麻麻交疊的文字雲,化作行動,勇利用力將維克托壓在床上,舔吻早已紅腫的乳頭。

  「夠了,這邊已經夠了,勇利快繼續下去……」

  勇利清楚知道維克托肯定希望早點開始重頭戲,而他的下身確實也因挑逗維克托得來的呻吟喘息硬挺勃起,只是、他不想這麼快開始,這意味著今晚的第一次將迅速迎向結尾,多麼令人不捨。

  勇利從冰箱拿了冰塊出來,放在維克托散發熱度的身軀上,任冰塊滑動,更加銳利的感官刺激讓維克托忍不住直發顫,勇利含著冰,舔弄維克托的胸,既溫熱又冰冷的調情讓維克托再也按捺不住焦躁。

  他起身,反攻拽了勇利一把,並向前朝他靠近,讓他只得被迫躺到枕上。接著他來到他雙腿之間,一口含住勇利堅硬卻脆弱的分身吞吐起來。冰融了,被房內逐漸上升的溫度、被兩人的濃情密意;冰像浸泡在溫暖甜美的海洋,全部暖暖地融為一體。

  唇齒間發出令人害羞的親吻聲,經過擴張,勇利沒入維克托體內。晃動的床鋪,晃動的身影,晃動的燈火,夜空一閃一閃的星。浪聲像歌謠,為兩人的愛譜出悠揚樂章,被愛浸溼的夜徹底降臨,外頭步道的燈熄了,民宿老闆及其他客人睡了,只剩下勇利和維克托,彷彿世界只剩下他們倆。

  維克托不自覺想叫出聲,可他明白這裡的隔音差得他只得作罷,要是讓大家知道勇利的技巧很好,隔壁阿姨跑來色誘他怎麼辦?這時起了醋意,他從來沒這麼討厭或害怕其他人搶走自己的情人。維克托鬆懈了,不小心悶哼一聲。

  他果然愛慘勝生勇利了。

  「太大聲的話會被別人聽見的。」勇利異常低沉的性感嗓音令維克托心臟驀然亂跳起來。勇利用力挺入,經過前些時間的磨合,勇利熟知維克托的敏感帶在何處,理所當然直擊,維克托又不住發出呻吟。

  勇利讓我好舒服,勇利……我要勇利。更多、更多。

  他喊在心裡,嘴上只能微微低吟,說不出半句話來,勇利加快速度,維克托在上,跨坐在也坐著的勇利身上,被挺著搖晃、搖晃、悶哼,雙手環抱勇利脖頸,透出淡淡粉色的肌膚發燙,可愛得像個孩子。總算,在維克托筋疲力盡之時,白濁體液射在維克托臉上,伴著不知何時溢出嘴角的口水,輕舔,一同吞下。


  而後是一次,又一次,距離驗證維克托隔天行程全毀的假設越發接近。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退路了。





----------





  情人節快樂!!!!!!!!!!!!




題目:同人誌 - 部落格分类:次文化

[2017/02/14 19:45] | Yuri on Ice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關於網站【永久至頂】 | 主頁 | Yuri on Ice x 暖暖包 【勇維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iokoru.blog.fc2.com/tb.php/26-2f75541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