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快食比賽、馴鹿、營火
※ 三題:快食比賽、馴鹿、營火



  高掛夜幕的月圓得不可思議,她小心翼翼踩在佈滿青苔的石塊上,有些笨拙地前進。她被命名作蕭樹西,是在樹的西邊出生的。或許更精確的說法是:她被原生家庭丟棄在樹的西邊,便在那被撫養她長大至今年滿19歲的家庭撿回家。

  被同學拉著參加了系上的露營活動,一天過去了,體驗過各種大地遊戲,她發覺自己對這類活動並不是特別感興趣,反倒一個人偷偷摸摸溜到森林探險令她難掩興奮之情,心臟埋在胸腔快速跳動,興致勃勃自閃動光澤的眼裡透出。

  這時已經是第二天晚上,他們從矮一些的丘陵被帶到高山,圍著營火跳了兩支前一天才學會的舞。

  在主持的學長姐高喊:「今天活動了一整天,大家應該都餓了吧!」後,如期舉行了快食比賽。蕭樹西沒有報名,也沒興趣看賽況,雖然餓的感覺多少有,不參加比賽,晚餐就是在一邊烤肉。事實上她不怎麼擅長應付這樣的社交狀況──和不熟的人一起烤肉、互相幫忙著實令她不安,邊想著可以逃離就好了,邊躡手躡腳避開學長姐離開了活動場地。

  隻身在深林行動看樣子不比尷尬的社交場合好,在林中邁開的每一步都飄散著不安,隨著步伐,不安成了一點點紫色詭譎的星點,圍繞著蕭樹西打轉。有些潮濕的味道、自樹發出的芬多精充斥鼻腔,她冀望奇遇,同時害怕碰上窘境,總而言之,她抱持五味雜陳前進。至少,比起和人類相處,在大自然中她顯得更加自在。突地,一隻包裹在光芒中的四腳動物經過,敏捷快速,如雷一般的動作使蕭樹西有些眼花。

  「是……什麼?」她喃喃道。稍微將身軀藏到樹後。

  他們同樣是環繞在謎樣色彩中的個體,突兀地存在在漆黑的林子裡,無法完美融進背景。四腳動物走了回來,在距離她幾公尺的地方佇足。她揉了揉眼,端詳動物的臉。

  是馴鹿,她在心底驚呼。這樣的山上該有馴鹿嗎?

  「妳在期待什麼嗎?」馴鹿沒有開口,她卻聽見牠的聲音。「我帶妳到處看看好嗎?」

  蕭樹西不認得這隻馴鹿,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夠聽見牠的聲音,更不解牠清楚自己的期待是因為牠會讀心抑或她的臉上就大剌剌寫著「我期待有趣的事發生!」,可她感覺到一股暖意,她覺得能夠信得過牠,不必多問任何問題也能夠答應牠所說的。

  馴鹿咧開嘴笑了起來,壓低身軀讓她跨上自己的背。

  走吧!牠在以車一般、甚至更快的速度衝向天際前,對蕭樹西這麼說,聽起來似乎十分愉快。

  蕭樹西以為自己聽見了聖誕節的音樂,唱著叮叮噹的優美歌聲、手搖鈴清脆地打節拍和敲向希望的鐘響,伴隨夜晚、月光與馴鹿,給人聖誕老公公應該搭乘眼前這頭鹿拉的雪橇的印象。此時此刻騎乘馴鹿的卻是自己,蕭樹西有點驚慌。

  「其實你不用害怕。」馴鹿看著前方又發出了溫柔的聲音,低沉地融化在夜裡,一瞬間聖誕節音樂什麼的全都消失了。「我帶妳看看平常看不見的東西。」

  他們飛著飛著,到了露營活動的上空,營火燃著熊熊火焰,圍著它談天嘻笑的同學們臉上印著火光及笑靨。她聽見一些細小的聲音。

  「聽見了嗎?」牠問道。她點了點頭。

  擅長交際、認識了新朋友的人開心地讚美活動;瑟縮在一旁的其他同學沒有任何動作,不敢上前搭話、也沒有爭取自己的晚餐而接近烤肉架,他們抱怨學長姐不會辦活動、怨懟晚餐以這樣的形式進行、害自己吃不飽;也有人默默拆著待烤的食物包裝,喃喃:「真希望有人過來和我說話。」他們都沒有真正開口。蕭樹西明白自己乘坐馴鹿因此跟著能夠讀心,到目前為止馴鹿都是透過讀心術了解自己的想法並以腦波之類的方式回應。

  「蕭樹西怎麼不見了?」

  她聽見一個男同學的聲音,稍微認得,一時之間想不起他完整的臉,只是隱約有印象。男同學在一群她並不認識的同學中,俐落地為肉片刷上烤肉醬,明明聲音聽來如此慌亂,卻故作鎮定持續手邊的工作。

  這也是讀心術才聽見的話啊……她發現全部的人之中,只有他注意到自己不見。

  環繞馴鹿、令人安心的燦金光芒漸漸吞噬她腳踝邊徘徊的、不安的紫色光點,兩個顏色像在夜晚漆黑底的調色盤上混染,交疊在一起的部分呈現混沌的色調,她注意到馴鹿露出有些苦惱的表情。

  「妳內心的恐懼和對自己的沒自信讓妳失去不少東西。」馴鹿突然開口,和以往不同的沉重令蕭樹西驚愕。

  她沒有回答,安靜地等待下一句話。但馴鹿始終沒有開口。

  蕭樹西知道自己被原生家庭拋棄的事實後,起先並不如現在這樣難過在意,而是在這些年撫養她長大的家庭也開始分裂、因究竟該不該繼續撫養她意見分歧,經濟上的困頓讓家庭關係崩壞,她才開始思考,難道自己是破壞平穩生活的亂源嗎?

  漸漸地笑容和自信從她身上逃亡,至今仍未乖乖回歸。

  她想弄懂馴鹿的話,只是馴鹿的安靜意味著牠沒有說下去的打算,她敏銳地察覺這點,決定不再過問。

  「你有看見蕭樹西嗎?」唯一發現自己消失的男同學又說話了,這次他真的開口了,不知為何卻大聲地讓飛在上空的他們聽見。

  被詢問的陌生同學搖頭,他們聽見他甚至不知道蕭樹西是誰的心底話後,蕭樹西有些沮喪。

  「不要貪求這麼多。」馴鹿終於開口,「妳失去很多,但也不能要求得不到的。接受妳能夠得到的東西,好好珍惜,關心妳的人一直都在,不論對妳說過多麼難聽的話,真正在乎妳的人都能再次接受妳,只要妳肯放寬心胸,他們會接納妳,妳也得接納他們。」

  蕭樹西點點頭。

  「珍惜每段緣分,過去的讓他離開,接下來遇見的好好把握。那個男同學非常在乎妳喔。」馴鹿調侃著笑了。

  蕭樹西和那個男同學在露營活動前就認識了,是同班同學,有過幾次接觸,也一起吃過午餐,只是蕭樹西沒有把他放在心上,到剛剛為止都只把他當成或許會再次成為過客的人,不願意投注心力認識他。

  為什麼會參加這個露營活動呢?或許不單單因為同學的邀約,也是自己希望自己能夠有所突破吧。

  「妳要回去了嗎?」馴鹿問道,溫柔地笑著。

  「嗯。」她堅定地回答。

  「那麼現在就回去吧。」馴鹿迅速降落在原先的森林深處,讓蕭樹西回到陸上。「把我出現過的事忘掉,但不要忘記聽見的每句話,還有領悟到的道理、此刻的心情。」

  她愣了一下,在馴鹿安靜下來、再也沒發出半點聲響後,頷首轉身,朝營地邁開步伐。

  這樣的山上該有馴鹿存在嗎?

  她才又想起這個問題。回過頭已經什麼也沒有了,包圍馴鹿的光芒消失,飄散在自己腳邊的紫色光點也消失了,她想她已經能夠戰勝不安,或至少、能夠和不安和平共處。也明白愛著自己與嘗試愛自己的人存在著,她應該接納他們給予自己的情感,更加認真對待所有值得珍惜的緣分。

  看見營火的那剎那,世界有些不同。

  「蕭樹西妳終於回來了!妳跑去哪啦?」男同學的聲音填滿了她的世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2016/07/24 23:09] | 三題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Yuri on Ice x 暖暖包 【勇維勇】 | 主頁 | 【沖田組】愛著>>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iokoru.blog.fc2.com/tb.php/24-24b560a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