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田組】愛著
  獨自一人的房裡飄散著熟悉的榻榻米香,沒有其他(人的)氣味混雜在其中,嗅起來十分純粹。他想念從前沖田總司房裡的氣味,那股他與加州清光共享的、只屬於沖田總司的味道;想念黃昏時加州清光艷紅指甲油散發出的味道,雖然有些刺鼻,嗅起來卻比孤獨來得熱鬧。

  隔著紙門的庭院裡,月光、池子、青草及蓮花的氣味交織成夜晚的香氛,經由晚風從紙門間未完整闔上的縫隙拂進房內,大和守安定淺淺地吸了口氣,將紙門拉上,吹熄火燭,再躺回整齊鋪張開來的被褥。

  沖田總司現在會在哪裡做什麼事呢?他也正在睡覺嗎?現在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人是誰呢?大和守安定猜想在原本沖田總司還在世的那個穩定安逸的時期,最愛他的人必定是沖田總司,或許那時加州清光作為同樣陪伴著沖田總司的刀,也抱持夥伴之間的情誼愛著自己。現在沖田總司離開了,加州清光還當自己是夥伴嗎?還愛自己嗎?具象化後,作為一個人,該如何確認自己是被愛著的?

  每當夜晚,闔上眼後,浮現沖田總司的臉,浮現加州清光的臉,浮現一人二刀一起度過的每個畫面,一起看見的每個景色,經過的每條街道,眼角不經意滑出的溫熱淚水,劃過臉頰鑽進耳窩冷卻成冰涼水珠,鼻尖眼窩緊接著泛起的第二波熱度,這樣的酸楚究竟是為了什麼?

  總是折騰一番才能夠入睡,今夜恐怕亦是如往常一般,既然如此,闔眼?不闔眼?




  燭光十分不安地晃動著,彷彿將提著燭台的手微微顫動的動作放大得更加明顯,印在路過的各個紙門上,光影描繪出晚風的模樣。手的主人故作鎮定地持續邁開步伐,小而大膽的每一步踩在木板上,發出詭譎的聲響。一旁池子裡咚一聲將水傾瀉而下的鹿威伴隨木板被踩過發出的聲音,將孤獨的身影完美地融合在深夜的景色中。

  他認得每個經過的房間,其中他最熟悉的那間房裡,充斥著淡淡的、他最熟稔的味道,除了榻榻米難以形容的香氣,還有著令他安心的氛圍,或許連房間的主人也未曾察覺。

  對他來說,只要他在乎的也在乎自己,那麼這個世界就是美好的。至今為止,他所在乎的只有讓自己有了存在價值的沖田總司,以及同樣對沖田總司忠心耿耿的大和守安定。沖田總司的消失讓他更加珍惜大和守安定陪伴在自己身邊的那份安全感,和在這世界上生存的信心。他不清楚大和守安定是不是也這麼想,因為他們老是拌嘴,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他們是相依為命的老夥伴。

  火光照亮了他從不會認錯的那扇紙門,加州清光吹熄了蠟燭,悄聲將門拉開。

  大和守安定緊閉的眼皮跳動了一下,會這樣毫不猶豫拉開自己房門的人只有一個,他認得這個味道,他認得他吞嚥唾液發出的細小聲音,他認得他跪在榻榻米上發出的聲音,他認得他衣服摩擦到地面時產生的聲響,他認得他的體溫,就算是具象化前,他也分得清他刀面的冰冷。

  加州清光的手撫在大和守安定耳邊,非常的,非常的溫暖。是人的溫度。

  做為一個人,該怎樣確認自己是被愛著的?

  加州清光吻上大和守安定的唇。

  在大和守安定耳際邊的手被被褥中伸出的手輕輕疊上。加州清光瞠大眼看著自己的手被大和守安定握住,再看看雙眼迷濛的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手足無措地直起身子作勢要逃走。

  做為一個人,該如何確認自己被愛著?腦中再次浮現這句話。

  「最愛我的人,是誰呢?」大和守安定喃喃開口。

  隱約聽見的加州清光不假思索地開口,「最愛你的,是我。」語調十分平淡,卻反倒顯得真誠而溫柔。

  大和守安定拉過僵住動作的加州清光,再一次吻上。

  是我。


題目:同人誌 - 部落格分类:次文化

[2015/07/13 22:45] | 刀劍亂舞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原創】快食比賽、馴鹿、營火 | 主頁 | 【CWT35】眼鏡犬新刊《Good Night,World.》試閱>>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iokoru.blog.fc2.com/tb.php/23-c429c3e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