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3】《Mystery》主雙艾/多CP
封面預覽 (點選可看大圖)

Mystery 
(譯:謎)
Unlight
正文多CP主雙艾(微眼鏡犬R15)/ 短篇多CP
性質:女性向 / 架空
規格:A5(正文+小短篇)
字數:3萬5
首販:CWT33
定價:190
封面:鱈吃吃 http://www.plurk.com/chichixue


試閱下收

《Mystery》試閱01(眼鏡犬)

  昏暗無光的房裡,唯一透進眼球的只有窗簾細縫中硬是擠進的月光。艾依查庫看不清自己在哪,眼睛還未適應突如其來的黑暗,他緩緩坐起身,朝四方東張西望。

  ──該不會真的被丟在公園了?

  但是認真想想,艾伯李斯特應該還不至於絕情到會把忠心耿耿的軍犬拋之腦後,獨自享受他接下去的人生,於是他打消了被丟棄在公園的念頭,打算找尋附近的可用光源。

  「有了。」

  他輕輕拉下檯燈的開關線,發現不遠處的眼前放了副熟悉的黑框眼鏡。

  那是艾伯的吧?

  他小心翼翼拿起眼鏡,確認是艾伯李斯特的沒錯後,稍微安心了。至少自己沒有被放置在公園木椅上,不然他可能會大放悲聲,泣不煩人死不休。

  注意到自己是睡在床上後,依照幾天前略微存在的印象,這應該是擺放在房間最明顯位置的雙人床。

  那麼艾伯李斯特不在這個房間嗎?

  艾依查庫掀開連顏色是什麼都看不出來的厚棉被,發現自己還穿著便服,滿身酒臭味。這根本不像是他會做的事情,喝酒耶,叫一個酒量差到吃麻油雞都能醉的人喝一大杯啤酒,真是十足的笑話。

  偏偏他的前輩就是喜歡讓自己鬧笑話。

  他轉正身子,將雙腳順著床沿垂下,踩穩後才站了起來。頭很昏很疼,再怎麼使勁揉它,痛楚依然不斷從腦中央擴散開來。他向前走了幾步,卻不知踢到什麼東西,一個不穩,艾依查庫就失去平衡跌了下去。
 
  「嗚……」他感覺到自己身下壓著說軟不軟,說硬不硬的物體,那物體還拉住了自己的手臂,像是不讓自己掙脫似的,抓得死緊。
 
  「不感謝我把你揹回來,居然還一醒就跑來踩我。」

  艾伯李斯特低沉的嗓音溫溫的,在艾依查庫耳裡迴盪。

  艾依查庫大吃一驚,急忙想撐著膝蓋爬起來,但艾伯李斯特箝住手臂的手反倒施了更多力。

  「我有說你可以走嗎?」

  「……呃,沒、沒有的樣子……」

  艾依查庫清楚聽見艾伯李斯特在他耳邊笑了,他的笑聲帶著嘲諷般的挑釁,卻又讓人感覺到溫暖而安心。

  「那就給我回來啊。」

  艾依查庫沒把握自己猜想艾伯李斯特接下來想做的事情,和他實際要做的相不相同,但他覺得自己滿身酒臭很羞恥,現在只想要好好洗濯身子。

  「我、我先去沖個澡……」

  艾依查庫躡手躡腳著掙脫艾伯李斯特的手,心驚膽跳地爬起來,一起身,他頭也不回地朝浴室奔去,讓艾伯李斯特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許久。

  「……笨狗。」




《Mystery》試閱02(王犬)

  黃昏餘暉絢麗奪目,將大地大膽染成了溫暖的橘紅,天際呈現一片暖調,然而他們沒有多餘時間欣賞。

  阿貝爾的計畫是這樣的──

  首先將六人分成三組,在離飯店近、且尚未被當作犯案地點的公園埋伏,一有狀況立刻回報,接著所有人就到那邊集合。

  雖然聽起來非常平凡,但這其中其實隱藏著偉大的情操。所言即是,他們必須守候一整夜。

  「阿貝爾根本是瘋子,到底是誰說要聽他的啊?聽他的還不如聽我的,說不定我提議的方法能夠今天就抓到犯人,哼!」

  古魯瓦爾多這次用了非常手段讓自己跟艾依查庫分成一組,艾伯李斯特是沒說什麼,但表情卻清楚地表露了不悅。

  艾依查庫覺得挺遺憾的,一整個晚上不睡覺和艾伯李斯特聊天的機會就這樣輕易付之烏有,怎麼想怎麼失落。

  不過古魯瓦爾多雖然有時非常不成熟,偶爾也會意外的體貼。

  說實話,艾依查庫也認為阿貝爾神經不太對勁,或許是因為長期日夜操勞導致腦波異常,於是思緒有些短路?

  他認同似的呼了口氣,「這也是沒辦法的啊,為了大小姐我們還是盡快完成任務吧。」

  「我不顧了。」

  古魯瓦爾多臉色一沉,開啟了嚴肅模式。他輕輕拉起艾依查庫的手,對他說:「我們到附近晃晃。」 

  時間悄悄來到了晚間六點,正逢吃飯時間,路上行走的人逐漸增多,但他們這些日子已經卸下有些古怪的服飾,偽裝完全。現在的他們看起來就像普通人一樣……排除髮色及瞳色的話。

  「古魯我們回去啦!不聽前輩的話他會生氣,而且這樣違背我的良心,軍人名譽可是很重要的!」

  艾依查庫試著掙脫古魯瓦爾多的手,但他越是掙扎,力道越大,更勾起了古魯瓦爾多的怒火。

  「你就不能安分點嗎!」他氣憤的斥喝:「軍人軍人的,我不是軍人,我也不想管,偶爾偷懶一下不礙事吧!」

  「你……」

  艾依查庫想駁斥這番話,卻在冷靜思考後想起跟古魯瓦爾多溝通是大眾公認的絕對無用,大可不必費口舌之力與他爭辯。

  行動就對了。

  艾依查庫扭了扭手,反轉抓過古魯瓦爾多的手腕,呈現有些好笑的互抓姿勢。

  古魯瓦爾多吃了一驚,想抽回手,艾依查庫不遑多讓,緊抓的力道加倍奉還,在膚上留下紅色的指痕,為方才的落魄雪恥。

  「你放開本王子的手!」

  「不放!你跟我回去才放!」

  周圍的路人開始用有些異樣的眼光瞄他們,艾依查庫注意到後,稍微愣了愣,將古魯瓦爾多拉至一旁人煙較為稀少的暗巷中。

  「……這樣扯來扯去很蠢。快點回去啦,要是前輩巡我們那邊怎麼辦?」

  艾依查庫邊說邊頻頻回頭望向公園,確認沒有弗雷特里西或伯恩哈德的身影才略微放下心。

  古魯瓦爾多聞言,啞然失笑,「你以為你真的在當兵啊?居然說會有長官巡視!……艾依查庫你的想法真是太可愛了,每個公園離這麼遠,才不會有人特別巡邏呢。」

  「可是……」

  古魯瓦爾多朝他勾起寧神的笑容,再次握緊他的手。

  「去玩吧。」




《Mystery》試閱03(茨林組)

  冷戰即為人與人間,除肢體、語言的衝突外,任何緊張、對峙的狀態。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至少對伯恩哈德來說,要想用這作法解決問題絕非理性的他會考慮的選項之一。

  但這次,很明顯是自己做錯了,並且毫無立場要艾伯李斯特原諒自己,他雖然討厭冷戰,但當下,他更不希望被惡狠狠地賞巴掌。

  只被他冷眼怒瞪算寬容了。
 
  「艾伯李斯特,你給我站住!」

  伯恩哈德試著跟上快步離開、打算去找其他組的艾伯李斯特,難得的心慌意亂從行動中一目瞭然。

  嘗試抓住衣袖的動作被武斷拍開,伯恩哈德扭了扭手腕,不知所措地嘆了口氣。

  ……這種場面是他最不擅長應付的。

  「艾伯李斯特你要去哪?不到早晨不能回去,守候的任務還沒結束!」

  艾伯李斯特憤然回頭,口吻相當不悅,儘管他臉始終不爭氣地紅著,「那就請前輩不要做這種事!」

  「……我道歉。」

  艾伯李斯特垮下肩,稍稍放慢了腳步。

  「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Mystery》短篇試閱(王子姬)

  古魯瓦爾多揉著惺忪睡眼,從床上翻下後,逕自走向冰箱,取出了做為早餐的牛奶。

  「古魯瓦爾多,一早就喝牛奶不怕肚子痛?」

  銀白色髮早已梳理,服裝儀容完全不需要任何人提醒便能夠自行打理整齊的布列依斯,對於古魯瓦爾多大清早,連基本的盥洗仍未完畢就出來見人感到十足鄙夷。

  「哼,布列依斯,你果然不夠了解我,能讓本王子肚子痛的東西是不存在的。」古魯瓦爾多故作帥氣地撥弄下頭髮,這舉動讓布列依斯放棄了與他對話的念頭。

  「隨你高興……」
 
  宅邸這天不知為何十分清靜,布列依斯雖然有些困惑,但基本上他並不喜歡管這方面的閒事。

  或許只是陪聖女之子出任務去了,他告訴自己,爾後難得地敲上古魯瓦爾多的房門。

  「誰找本王子?先在門口宣誓忠誠後,我才會考慮要不要開門。」

  「夠了,白癡嗎,我才不要陪你玩扮家家酒。」

  布列依斯壓了壓太陽穴,努力平復已有些燃起的怒火,他扭開門把,敞開門,映入眼簾的是用蠟筆畫上了大規模黃色圓圈的天花板。

  「……這是什麼?」

  古魯瓦爾多平躺在床上,視線緊盯著上頭的塗鴉不放,「月亮。」他淡淡地回道,語氣顯得有些無力。

  在布列依斯問出「為什麼要畫月亮?」的問題後,他立刻憶起今日貌似是中秋節的事實,「難怪大家不在,出去烤肉慶祝了?」

  「……嗯。」

  布列依斯垮下肩,稍微朝古魯瓦爾多走近些,「為什麼不跟著去?這樣能看見真正的月亮。」

  古魯瓦爾多緩緩將臉轉過,面朝布列依斯,說出讓他訝異的回答:

  「因為你沒去。」

[2012/12/03 19:50] | 刊物資訊 | 留言:(0) | page top↑
<<【眼鏡犬】2013.1.23 | 主頁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