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鏡犬】2013.1.23
  艾依查庫嘴裡叼著筆,明明是考試期間,他卻心不在焉地望向窗外。
  蔚空中飄蕩的白雲帶了一絲灰黑,他若有所思地鼓起頰。

  「嗯……」
  「嗚啊!考完了──這次期末考好難啊──」
  「哦、是啊!不知道會不會被當……啊你看,是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
 


  那是第幾次在操場上看見做短跑練習的他?
  第五次?第十次?不,我想沒那麼少吧。

  那是第幾次在操場邊看見盯著我的他?
  第十五次?第二十次?不,我想遠比那數字更可觀吧。
 
 
  無論這是第幾次,他總忘不了第一次,他們對到眼的第一次。

  那天在下雨,田徑社沒有停止練習,只因比賽將近。

  艾依查庫所屬的回家社無所事事,平常他最常在這種下雨的日子裡刻意待在教室內。

  不是相信這麼做會有把傘忘在教室的女生回來,發現自己在教室內,然後展開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他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妄想,儘管他正值青春期。

  相反地,倒有不少女生會裝作忘了帶傘回家,特意奔回教室見窗台邊瞅著雨水落下的他,盼望能藉著這樣獨處的機會和他告白。

  或許是那頭燦金的髮,他校草的地位頑強得屹立不搖。

  說不困擾絕對是騙人的,他壓根沒想過和那些嗲聲嗲氣的女孩子交往,每天放學時換鞋,打開鞋櫃的瞬間都是一次心驚動魄的山崩。

  嗯……情書山崩。

  他受夠了這副慘狀,儘管看見的其他男同學總滿臉羨慕,艾依查庫皺成團的眉仍無法平復。一直以來的悲哀不只讓他吃不消,連回收紙類的同學都快看不下去了。諸如此類的狀況持續著,直到田徑社的學長艾伯李斯特轉到這所學校。
 

   艾依查庫盯著在操場上練跑的艾伯李斯特,邊在心裡想著「這樣不會感冒嗎?」邊將視線移到了被雨淋濕透了的上衣。

  ……我在幹什麼!
  艾依查庫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坐到有遮掩的台階上,縮著身體將臉埋進了雙膝間。

  他不喜歡女人,這點從未改變過,但他不曾考慮過男性,所以沒思考過這樣的問題。

  「難道我喜歡的是男人嗎……?」

  「學弟。」
  不知何時走到艾依查庫前方的艾伯李斯特勾著官方的淺笑,「下雨氣溫會跟著降低,一直待在戶外就算不淋雨也容易著涼。」

  「啊、啊──這樣啊!」剛才的喃喃不知道有沒有被聽見,艾依查庫尷尬地彈了起來,對艾伯李斯特恭敬地彎腰行禮,「那我、我先離開了,也差不多是時候要回家了嘛,哈哈──」

  艾伯李斯特接過後方田徑社社員遞來的水,逕自向前走了幾步,接著回眸,「我和你一起走吧。」

  「哦、哦,好!」

  隨後跟上的艾依查庫此時仍有些理不清頭緒,他只知道現在的自己臉在發燙,並且緊張地不停結巴。
 



  艾伯李斯特轉到這所學校後,艾依查庫的名氣雖沒有下滑,卻受到了不小的威脅,他本人不太在意,暗戀他的後援會倒是時常在他身邊七嘴八舌地抱怨艾伯李斯特。說他沒有艾依查庫帥,卻在到校第一天受到了女老師的偏袒和一大票女同學的歡迎,甚至搶走了幾個艾依查庫後援會的會員。

  怎樣都好啊,妳們快到離我遠點的地方去吧,很吵啊……艾依查庫揉了揉太陽穴,才想趴回桌上睡覺,突地一道強勁的力將他的下顎提起,視線恰好與對方的眸對上。

  「黃色……挺漂亮的。」

  對方呵呵輕笑幾聲,好看的眉微微揚起,「昨天沒看見嗎,我們不是一直都併肩走?」

  「沒、沒仔細看……」

  頭被這樣固定著角度,艾依查庫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頭,在差點扭開頭的時候,唇卻被另個柔軟溫潤的唇覆上。對方氣定神閒地吮著自己的唇,周遭女生看傻眼就算了,連他自己都訝然地瞪大眼。

  這是怎麼回事?

  好不容易得到個能吸氣的空閒,被粉色刷上的臉頰大方地紅著,艾依查庫輕喘著氣,試想推開艾伯李斯特,「學長你──」

  「欠你的我還了。那你欠我的,什麼時候還?」

  「我、我欠你什麼?」

  「一個回答。」

  ……回答……回答?

  學長離開了,留下愣怔的艾依查庫、驚愕的粉絲和八卦的女同學。


 
  他們昨天一起走了同條路回家,路上艾依查庫不太敢說話,念在對方是學長,或許也因為太過緊張而腦袋空白,說不出半句話來。

  艾伯李斯特只比艾依查庫高一點點,要看他的臉只需稍微瞟下就行。

  因此他注意到了艾依查庫不斷朝自己唇看的視線,不由得在心裡偷偷恥笑,更確信每次在操場上看自己的曖昧眼神代表什麼,同時也大約猜測了他盯著自己唇看的目的。

  發現被回看的藍眸因向下看的緣故,大半都被遮在眼皮下,俊挺的鼻樑和咬著下唇的嘴,艾伯李斯特沒有一個細節放過。

  他的皮膚真好,明明是個青春期少年。

  「你很早睡嗎?」閒聊也好,艾伯李斯特對自己說,雖然他並不擔心會因尷尬下次邀約就遭拒絕,不過多少還是聊一下,製造點緩和用的氣氛說不定在他心中還能加分,「看你皮膚很好的樣子。」

  「呃……還、還可以啦,正常時間而已,沒有特別早。」

  「嗯,這樣啊。」

  艾依查庫沒有帶傘的習慣,所以傘是艾伯李斯特的,而現在也是他負責撐,到路口時他稍微停了下,多走了一步的艾依查庫便因淋到雨而回到傘下。

  「學長家到了嗎?」

  「這邊過去就是了。」

  「那……」

  「傘你拿去吧,我走一小段路就到,淋點雨不會怎麼樣。」

  艾伯李斯特將傘柄遞給艾依查庫,調整好了自己背包的位置,「明天見。」

  他跨出了傘一步,卻沒淋到雨。回過頭一看,才發現學弟跟著他一起走了一步,在為他撐傘。

  「我送學長回家吧。」

  艾伯李斯特微微綻開笑靨,「那就麻煩你了。」
 
  不長的路途,兩人沒再交談,送艾伯李斯特到家門口後,艾依查庫朝他點點頭轉過身正想離開,卻被後方的手一個勁地又抓回,被迫面向艾伯李斯特。

  「怎、怎麼了嗎?啊,是傘吧,傘學長要用的話可以拿去沒關係,我常淋雨,回家洗個澡就好了──」

  「你喜歡我嗎?」

  「……什、什麼?」

  「學弟,你喜歡我嗎?」

  艾伯李斯特堅定的神色令艾依查庫手足無措,突然被問這種問題當然也是導致他不知該如何是好很重要的一環。

  他咬了咬下唇,抽回了被艾伯李斯特握痛的手,再次轉過身打算一走了之。

  「我很喜歡你。」

  身後的聲音嚇了他一跳,他住下腳步,站直了身子。

  「學長……」

  「你常在操場邊看我對吧?」

  「那是……」

  「你一直盯著我的唇看對嗎?」

  「我、我才沒──」

  我知道你喜歡我,我知道你想吻我。艾伯李斯特很想說出口,但他怕打草驚蛇會有不好的後果,於是改口:「我明天第二節下課去找你,到時給我答覆。」

  「咦──」
 
  練完短跑的艾伯李斯特擦了擦汗,走到坐在台階上的情人身邊坐下,溫柔地揉了揉他的金髮,「明天來看我比賽吧,艾依。」

  「好。」





  一天最後一聲鐘響起,他奔跑向前,從後方抓住了學長的袖口,大口喘氣的艾依查庫抬起頭。

  「學長,我也喜歡你。」

  喜歡你──

  斷斷續續地在腦中浮起同樣的短句,承載思緒的船遭吻的突然襲來翻覆,化為零星個甜蜜的溫存。





  「有情人替我加油的話,拿下冠軍勝券在握。」
  「少說大話了艾伯,小心到時因為看到我在旁邊加油分心哦──」
  「艾依查庫,你以為你是誰──」

  被強勁力道壓下的腦勺讓唇和唇之間失去了原先的距離,艾伯李斯特霸道地掠奪著艾依查庫帶給他的鼓勵與信心。

  艾依查庫露出甜甜的笑,在吻的空隙間答道:

  「我是你的情人啊,學長。」
 


題目:考試/跑/很帥(提供:慎冬)
[2013/01/23 13:13] | 三題 | 留言:(0) | page top↑
<<【強暴組】2013/1/24 | 主頁 | 【CWT33】《Mystery》主雙艾/多CP>>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主頁 |